我說謊了 其實我很寂寞來的

荒蕪樹洞

一直发霉下去 | main | 【裕凉】さようなら(1 end)
【裕凉】virus(1 end)

virus


一直以来他都知道,那种感情,是virus。

带有强迫中奖的甜蜜。

每种病毒都是如此。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蔓延,然后一发不可收。说起来的话,就像海平线上的日出,先是缓慢晕出的光点,然后在瞬间照亮整个天幕。

它变成一把火,烧得你丢盔弃甲。

不知所措。

如果是感情,那么你的智商将变得小于等于零。后遗症不计其数。



山田现在很困扰。有个人每天在他耳边念叨着yamachan我喜欢你。他有种强迫中奖的感觉,也很是不知所措。

固然,他也很喜欢他。

他们两人眼中“喜欢”的含义是不同的。至少,山田对他的感觉,仅仅处在友達以上。恋爱的话,当然还是要找女孩子。她们更加温柔细心,两人之间有了矛盾也比较好调和。

和那个人的话……想象无能。毕竟,他那么耀眼啊——像个小王子。山田这样想着笑了出来。他还记得初见时他些微不可一世的眼神,不太和同龄的孩子交往而和前辈相谈甚欢。那个时候,心中真的升起了名为崇拜的情感呢……嗯,不过这话没有对他说过,告诉他的话,他一定又会得意洋洋了。

反观自己,则大不相同了。想到这里山田有些小小的害臊。果然,自己真的很不够看。容易害羞容易紧张,这些在他的作用下现在很难再现了,不过,有时候还是会。以前和他搭档时养成的习惯有的仍很明显。如果单纯作为朋友来看的话,他对自己的影响也实在是太大了点。

有点奇怪。不过山田并不愿意过多思考。他是艺人,隶属在世界娱乐圈上很能分一杯羹的事务所,他太明白,有些事,一但搞清楚,就再也回不到从前了。已经有很多前辈给了他足够的教训,所以他平淡依旧。

即使已经意识到有什么东西偏离了轨道。



关于感情什么的,中岛已经想过了很多。他想,在感情方面我还是比较早熟的,或者是那个人太晚熟了。他想喜欢这种情感并不简单,比较容易理解的说法是爱屋及乌。无论再怎么赏心悦目的人,他身上也总会有一两样不可爱的东西,让人看了反感。可是在喜欢的人面前,一切都变得让人不由自主地包容,怎样的事都是可爱的,反而让人欲罢不能。

追究这种感情的起因,对中岛来说是很模糊的。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时他圆头圆脑的样子让人心生怜爱,也许是他在自己身边伴舞的认真样子很迷人。当中岛意识到那种想他时时在身边的感情是“喜欢”时,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。

那时他便开始不安。他的威胁太多又太不确定,没法把喜欢的人绑在身边,这种想法让中岛一段时间内很纠结。

他从前辈那里知道了前辈的前辈的事,还有更早的事,那时他可能连“喜欢”这两个字都不会念。前辈讲给他听的时候说,不要玩火。

可是他是中岛,向来我行我素。按他的理念,没有什么事是注定该做注定不该做的,此一时彼一时,玩火的话,谁知道结果怎么样呢?

所以他依然故我,玩火。

当然这火种在他的操控下越烧越大了。那个人理所应当地感觉到了那种热度,所以他不知所措了,想逃了。



大家都知道山田和中岛是大亲友,兼且作为官配,星座测算时他们的相性也很合。当然不少人也也看出了苗头,两个人的气场很能说明问题。

大部分人是选择隔岸观火的,毕竟这样的见过太多,一时冲动闹开了谁也不好收场。谨慎一点的,会找这两个孩子说说话,了解究竟。他们发现,山田懵懵懂懂的,中岛则是避而不谈。

大家就都收手了。这种事没法管,而且他们还太小,等等看吧,总会恢复正常的。

于是日子这样过下去,有时候很忙有时候闲得没法子。



说起喜欢的女孩子,山田其实是有目标的。是班上的同学,眼睛不大但是笑容很好,而且坦率。如果向她告白的话应该能顺利交往,不过他也只是想想而已,他没有时间,没有精力应付这个年龄活力四射的女生。如果是中岛的话就不会管这些,他想,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出击并且明明白白说出来的,女孩子也一定会很开心吧。转念一想,山田无语。他现在说喜欢的人是自己呀,如果那算告白的话。

山田想自己当然不是女生,中岛的行为也不能算是告白,他只是不断陈述自己的感情而已。他也许明白,两个同是男生还是一个事务所里的艺人是没办法交往的吧,所以,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在一起。

这样想着,山田感到很寂寞。他是喜欢和中岛一起的,尽管不是和喜欢的女生在一起那样心跳加速和充满淡淡的幸福感,可是很舒服,很舒服。就像,夏日午睡后的薄荷柠檬茶,清爽又迎合味蕾的需求。坐在他身边两个人一起摆弄模型和手办时,总会满足到想哭。

可是又能怎么样呢,两个人都是男生,这已经是最大的障碍了,何况又还都是公众人物。山田觉得如果哪一天中岛不再喜欢自己了,他也不会生气,他们会都装做忘掉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并排坐着,组装同一系列不同款的模型,慢的人出去买饮料,要对街右数第四家的冰镇薄荷柠檬茶。

这就够了,他这么想,没有意识到自己流出了一滴眼泪。



中岛裕翔这个人,是个名人。可能是外表上天生一股贵气,学校里的女生们是把他当王子看的。他很高兴有女孩子喜欢自己,也很满意情人节收到的大捧巧克力,不过他只对山田凉介一个人说过喜欢。

说来他的想法也很简单,让山田喜欢上自己,当他回应自己的感情时,就提出交往好了。他笃信言语具有可以影响人的力量,并且认为,只要常常对着喜欢的人传达爱恋,他总会喜欢上自己。

男人什么的,他不在乎。也许他正在随心所欲并且天真的年龄,想法中总带着童话的气质。他的性格也是不安定的,跳脱,不羁。觉得需要的话就去追求,好像容易改变却在某些事上异常执着。

比如说昆虫。

时间:若干年前。

人物:小小裕翔。

事件:一只误入窗口的独角仙引起了他的兴趣,在爸爸的帮助下捉了研究,从此一发不可收。

以上。

直到现在,他仍喜欢在某个星期天拖了山田陪他去看昆虫展,或者带着捕虫网去郊外采标本。山田原本是讨厌虫子的,现在也被他引领的时常有模有样地评论着昆虫的门纲科目属,引得家人听得一楞一楞想他这是从哪儿学来的。

中岛想如果是山田的话,就不会担心他改变了,那么我也不会改变了。他喜欢山田对习惯的执着,很多小事上分外可爱。两个人并排时一定要在左边,走的时候是,坐的时候也如此。还对他家对街右数第四家的薄荷柠檬茶有狂热的爱。近似于非它不可。

中岛觉得如果自己能在山田心中有这种程度的位置,那么即使他对自己不是喜欢,也心甘了。

这样想的时候,中岛垂了头,看不见他眼底的黯然。



世间一切其实是个螺旋,循环循环,到最后时间也模糊了。很多人有那样的经历,梦里觉得自己做过某件事,醒来以后却常常搞不清到底是不是曾经发生过。或者在做什么的时候,心里漫过熟悉的感觉,却记不起这真的是做过,还是曾经的梦境。想来这也许就是我们处在循环中的证明,活着的我们,任何经历都可能在某处,另一个自己身上重复,无数个分身唯一的结点就是梦境,每一个死亡都是另一段人生的开始。当山田和中岛各自烦恼时,也许处在未知时空的他们的分身,做梦时候皱着眉头。



山田感冒了。开始只是轻微的鼻塞和咳嗽,可是在他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咳嗽个不停了,嗓子也肿起来,说不出话,最糟糕的还有头疼。他觉得身上不停出汗再干掉,然后开始发冷。到了没办法训练的程度,中岛急到不行,山田想我这么难受都没什么你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,然后就感觉一片温暖,莫名其妙地心情好。

他喜欢你,所以担心你是理所当然,想到这里山田非常满意,他忘了自己关于他们不能在一起的推断和自己对他飘忽不定的感情,只是裹着厚厚的衣服戴着口罩被他送回家时觉得这就是永远了。

那天晚上中岛执意要住在他家,也就担负起了照顾山田的责任。他一直没睡,而山田半梦半醒之间也就觉得没那么难受了,祛除了他火烧火燎感觉的,大概是类似薄荷柠檬茶作用的中岛中和了热度。

那次突如其来的感冒拖了很久才好,山田深深感受到了病毒的威力,在你疏忽不在意的时候趁虚而入,一点点占据你,再在紧要关头释放,尽管它小到看不见,人类却也不是它的对手。他觉得大概没有什么能比病毒影响力更大了,可又恍然发现中岛不再那样频繁地说喜欢了。

深深的不安全感。山田觉得自己变得暴躁了,并且不愿看见中岛。他觉得可能是这一个月的感冒也孕育了某些东西的不复当初,原来改变心意是这么容易又轻率的事情,那么人类也是不可靠的。



在山田感冒结束后的一段时间里,中岛一直在思考。他觉得山田变得奇怪了,有时候会露出很严肃困惑的表情,很少和他视线相对。这让他不安。他产生了很可怕的想法,比方说是不是山田在感冒后被病毒入侵了大脑,变得不是以前的山田了,怎么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,他可是我的yamachan呀,中岛有种抓着他的肩膀拼命摇晃的冲动,也许这样能变回以前的他。

事实上,他这么做了。山田打开了他的手。那一瞬间他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没有颜色了,手保持着被打开的姿势,像雕塑,眼神空洞。山田看了看他,什么也没说就跑走了。

两个人貌似进入了冷战时期。由于太过在意对方反而造成了很深很深的隔阂,所有亲近的人都是如此,以这种不由自主的陌生伤害对方,同时也惩罚自己。

当两个人都存在着某种无法明说的执著,冷战也会持续的分外长。直到,堆砌很厚重的陌生感,甚至早都埋没了冷战的理由。

没有山田的提醒,中岛也就好久没喝到那家味道独特的薄荷柠檬茶,那种微酸和清新同时凝聚在舌尖的感觉,让他很怀念。

已经开始用“怀念”这种词了。到最后中岛几乎搞不清自己该怎么办,夏日午后缺少的清凉饮品还有总是坐在自己右手边的孩子,太想他们了,想到不行。



人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。在各自烦恼到难以忍受的山田和中岛上终于体现出来。

冷战开始一个月零三天的时候,中岛飞奔出家门,尽量以最快的速度赶到那家并不很显眼的店子。两份冰镇薄荷柠檬茶。这样说的时候他的心里泛起一阵阵酸涩。店主呀勒呀勒地感叹着,你和对面山田家的孩子是朋友吧,好久没一起来了啊。中岛当真就红了眼眶。他自己觉得委屈到不行,对于好久没喝到柠檬茶也觉得委屈。

提着打包好的两份柠檬茶,中岛站在店子外很茫然地想,我该到哪里去呢,一个人理所应当喝不完两大杯,身边少了他喝起来味道和感觉也会变。他归根结底只是想他的yamachan了。他走过马路,向后走了50米,天刚下过雨,那户人家门口的台阶上积着水,泛出沉沉的暗青色。

手机嗡嗡振起来,中岛把提着的袋子换到左手,再在衣袋里翻着电话。按照戏剧性的结果这应当是喜欢的人打来的,对方说,想喝薄荷柠檬茶了,自己再说,我就在你家门口呀,在他开门的时候赠送个拥抱,还有两杯免费柠檬茶。

电话是妈妈打来的,问他什么时候回家。中岛瞬间失了按门铃的勇气,自言自语说,看来这次要浪费了。

他走出了一小段路,七步,十步,还是十一步,他不是很清楚。后面的人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却像踩在他的心上。他回头看见他喜欢的人追过来,脚步带动雨水飞溅。这不是更加戏剧性了么,中岛想,但是他笑得很开心,很久没有这样的笑。

山田的脚停在前面,他穿着拖鞋追过来的,白皙的脚踝溅上了一滴泥水,很是动人。

他面对中岛站着,因为跑步的关系微微气喘。

薄荷柠檬茶。

怎么?

你买了两杯吧。一个人喝不完的。

是啊,两个人刚刚好。冰镇的,很不赖喔。

中岛笑了,山田也笑了。他们的眼神穿过雨后清惬的空气,慢慢交织。

不请我进去坐坐么,上次的模型好像还没做完吧。中岛开口,像以前一样。

可是山田没有回答。他沉默地站在那儿,低低说,喜欢你哟。

中岛有点不敢确定,他问,什么?上帝作证他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我喜欢你。山田这次看着他的眼睛这么说,神情中有着酝酿好久的意味。

雨后小鸟吱吱喳喳地叫,树叶带着跃动的绿色,柠檬茶里有蜂蜜的味道。



后来中岛说,你果然是被变种病毒感染了吧,突然不理我,又突然说喜欢我。

山田一本正经,是啊,很严重呐,刚开始不觉得什么,当我有点意识到它存在的时候,就呼啦啦把我干掉了,我现在已经彻底被感染了。

他确实是被感染了,被名为love的virus。

他又补充,话说回来,那种病毒很强的,尤其是两个人一起喝薄荷柠檬茶时候,传染的最快哟。

中岛跳起来追他,两个人的影子阳光下缠绕的分不开。

中岛不知道,那种virus,他感染得更早,而且,籍由薄荷柠檬茶的媒介,带给了山田。

Virus,有时候它也是甜蜜的。


| 敵不過時間 | 18:31 | 引用:0 | 留言:0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 URL
http://huaqing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9-2b6d769b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引用
| 主页 |

絕望青專用領域

其實我是被誤認為治癒系的毒舌系來的 阿門

一個人的祭壇罷了

一個自己

花青

Author:花青
★偽治癒OTAKU
★黴斑病患
★目前身處蘑菇槽底層32米深
★手指控細腰控小腿控
★ACG軍團
★戀聲癖
『宅死氣』
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【子豚圈養中 竹竿觀望中~
目前傳染性CP潔癖嚴重中】

薬売りさん喲迷上你了
系色老師啊你啥時候死OTZ
西尾你個妄想WS工口渣男要我如何是好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§萬死槽滿檔接近3尺內生命危險§

日子一天一天過

07 | 2018/08 | 09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 -

最新的~
LINK君們=v=
類別
時光碎片
Add to friends
過客

來來去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