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說謊了 其實我很寂寞來的

荒蕪樹洞

二分之一和零点五 | main | 那年夏天
好久好久前的一天,社长在看录制节目的剪辑时突然说,这孩子,旁边好像有点空啊。助理就了然地准备好各色年龄适宜的小Jr.的活动录像,它们被好好地堆在社长的电脑旁,办公桌上,柜子里。

社长的意思是,是时候了,该选一个同样出色的孩子放在中岛裕翔的身边了。付出精力的栽培,多到漫溢的关注,应该在这孩子习惯放纵,习惯一个人成为焦点之前,让他在另一个孩子的身边,获得真正的成长。

一个是一个的相方 ,一个是一个的一半。

助理什么人啊,在社长身边待了多少年啊,怎会不明白。官配啊,纵然是太过勉强的做法,在它持续了十年之久的今天,也早就成了既定政策,理所应当。

社长只喝热茶,助理要每半个小时为他重新泡一次。第四次进去的时候社长的茶仍是半分未动,木雕一样神情严肃的盯着屏幕。上面跳舞的是个说不上多起眼的孩子,舞跳得还可以,但也仅此而已。

这孩子可惜了,还真是没有做艺人的素质阿。社长若有所思地这么说。

助理出来的时候就把上面写着“山田凉介”的带子一并带走了。这孩子大概以后只能伴舞,难有出头之日了吧。助理带着些许同情这样想,谁叫社长不喜欢他呢。然后那仅此一点的遗憾很快因为司空见惯而消失不见了。

那时候山田刚刚可以站在前排伴舞,也开始有人注意到这个肤色白皙跳舞总是很投入的孩子了。比起台风出众,也许努力是更让他给人深刻印象的原因。是可爱,然而事务所里有太多更可爱的孩子。成群的漂亮男孩子中,无论是谁都会很容易地被衬得平淡无奇了。何况这个栗子头的小豆丁,训练很久了还是对直面镜头打怵,眼神躲闪得太过不自然。

助理再次进去时社长看完了所有的带子,他在想一些事情,一些也许可以改变某人命运的事。

去把山田叫来。

社长的心思一向最难揣摩。如果不这样他也就不是Johnnys的喜多川了。助理并没有过多思考他改变心意的原因,只是想,看来那个叫山田的孩子,运气到了呢。

那之后山田开始频频出现在中岛旁边,两人尚未完全融合也可看出形影不离的雏形,一起参加节目,一起出镜,拍照,玩闹。是孩子间再正常不过的友好相处模式。但无论是观众还是事务所的同仁,都迅速习惯了将他们看作了“一对”。一个个本来都是明白人,再加上中岛这孩子太过引人注目,两个人相伴出现,是所有人眼中的理所当然。

但是山田还在叫他“裕翔君”啊,从这一点来说,那还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阿。助理先生无意义地想。

山田出落得越来越出色了,亚麻色的头发和晶亮的眼睛,有着让人惊艳的笑容。和中岛站在一起时两人形成了与众不同的气场,尽管两个孩子都没注意到这种变化,照旧心无旁骛地相处着。

似乎事情并没有完全按照社长的意思来,不过老狐狸总是富有耐心的。等待。

两个人开始一天天变得默契起来,多了与旁人有别的亲密。与其说是毫不顾忌的亲密交流,还不如说两人是自然而然对彼此与众不同,似乎是已经认识到对方的特别的样子。

“半”啊,只有一起才是完整的,就算这只是出现在观众眼里的表象又如何,至少在这个平行世界里,他们是一体的。作为彼此半身的出现,在他们自己的心中,也许比别人看到得留下了深百倍的刻痕。像有人说的那样,只要享受现在就好,某种意义上得过且过是聪明的处世道理,起码现在两个人的亲密无间是所有人乐意看到的,公众也这样想。

有时候两人会被社长叫去谈话,有时单独被叫去。助理明白社长对他们是满意的,所以提出了更多的要求。等价交换是万年不变的黄金定律,进入事务所的孩子无一不拥有某种“愿望”,纯净也好污浊也罢,这就是现实。付出努力汗水,得到想要的东西,世界上每个角落都充斥着这种交换。也许他们想要的是像前辈那样出色,被无数人印在心里,可以开CON,举手投足尽是SHOCK。也许不是。不管怎样,助理按社长的要求为两人安排了更多的活动。其实他也是很愿意看着这两个孩子让人颇感兴趣的成长之路呢,呵呵。

社长一直对自己的眼光很有信心,包括自己无往不正确的决定。原本锐气逼人的中岛敛去锋芒,变得平和多了,而向来害羞面对镜头的山田愈加自信,开始绽放光彩。一点也不相似的两人,在互相磨合中一点点蜕变,成为合格的IDOL。

世上有那么一个人,他对自己是特别的。并不需要有多显眼,只要在自己身边。

助理一直没有问,社长想要教给他们的是不是这样的道理。他也没有问,社长当初为什么从成百个孩子中选中了山田。其实这种事本来也没什么所谓,兴许这样做只是社长的一个试验,兴许这也是冥冥中神的安排。不管怎样,他们现在在这里。

他是他的半,仅此而已。 
| 昨天還是昨天 | 18:18 | 引用:0 | 留言:0
留言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 URL
http://huaqing.blog124.fc2blog.us/tb.php/3-cd51cc6a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
引用
| 主页 |

絕望青專用領域

其實我是被誤認為治癒系的毒舌系來的 阿門

一個人的祭壇罷了

一個自己

花青

Author:花青
★偽治癒OTAKU
★黴斑病患
★目前身處蘑菇槽底層32米深
★手指控細腰控小腿控
★ACG軍團
★戀聲癖
『宅死氣』
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【子豚圈養中 竹竿觀望中~
目前傳染性CP潔癖嚴重中】

薬売りさん喲迷上你了
系色老師啊你啥時候死OTZ
西尾你個妄想WS工口渣男要我如何是好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§萬死槽滿檔接近3尺內生命危險§

日子一天一天過

07 | 2018/08 | 09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 -

最新的~
LINK君們=v=
類別
時光碎片
Add to friends
過客

來來去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