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說謊了 其實我很寂寞來的

荒蕪樹洞

死线
此篇文章只限博客好友,或者知道密码的用户才可阅览
输入密码
博客好友申请
| 敵不過時間 | 23:14 |
【裕凉】virus(1 end)

virus


一直以来他都知道,那种感情,是virus。

带有强迫中奖的甜蜜。

每种病毒都是如此。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蔓延,然后一发不可收。说起来的话,就像海平线上的日出,先是缓慢晕出的光点,然后在瞬间照亮整个天幕。

它变成一把火,烧得你丢盔弃甲。

不知所措。

如果是感情,那么你的智商将变得小于等于零。后遗症不计其数。



>>继续阅读
| 敵不過時間 | 18:31 | 引用:0 | 留言:0
【裕凉】さようなら(1 end)
さようなら

那个人的名字,在我们中间是禁忌。他们都不愿提起他,可能因为我以前曾有过的失控。那段时光就这样被人为埋葬了,尘封在心里最不愿被挖掘的角落里。

现在,在他原因不明地退社并且销声匿迹的十年后,我接到了一张明信片。

“好久不见,山田凉介君。

我的婚礼定在8月2日,到时希望你能过来。”

短短数语,署名是,中岛裕翔。

我看看地址,长崎县的……。那里很远。尽管日本的国土在地图上不过是区区一只海马,我仍感觉,我们间的距离早已变成光年纪。

时间是两周半后。婚礼的时间。那曾是我们心驰神往的词。我们曾经一起向往过那么多东西,一起的婚礼,一人高的蛋糕,两米的香槟塔。那关于和式还是洋式的讨论,指环的设想,一切的一切,是太过可笑的梦幻泡影,他教给我这些。

我到现在也不能明白,那五年的时间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,或许舞台真的就只是他的游园地,他在上面过足瘾,厌倦了以后就这样消失于人前。

这算什么!

在我习惯和他一起之后,消失得决绝。

然后,寄来了这样不明不白的明信片。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选择了写下,是以怎样的感觉写下“山田凉介”几个字的,对我来说,某种情况下是必须弄明白的事。

我决定去参加。

他会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我,是若无其事还是对他的背叛做个解释,我需要知道。

>>继续阅读
| 敵不過時間 | 18:29 | 引用:0 | 留言:0
一磅的跨越
一磅的跨越
——《一磅的福音》剧评

那时候我们看到的是那样一个孩子,一点小懦弱与小倔强。毒舌但是眼神清澈。

没有天使微笑,也许那实在颠覆了我们对儿子的一贯印象,酷酷的眼神锋利的流SAMA也好,节目里PV里的纯真少年也好,不一样啦不一样。

他演绎的是个缺乏关注的14岁少年,与他自己的经历zenzen不同,戏份不多但是把握到位,这就够了够了,足够让我们见证儿子的进步和成长。是说,无数双眼睛在KIRAKIRA盯着

由于不明原因变得圆滚滚的山凉,期待与满意双赢。

向田胜已其人,是怎样的一个人呢?有点清高有点懦弱有点寂寞有点毒舌。阿,貌似以上的应该去掉“有点”二字……总之最开始他看笑话般地看着耕作的拳击之路,然后渐渐不由自主沉耽其中,为了名为“拳击”的运动关注,挂心,将眼光投注于那承载着众人梦想的主角身上。

胜已在剧中的推动作用,有别于拳击手们,类似于“在冰山的一角看世界”,没有拳击台边的热血呐喊,比赛前后的鼓励安慰,他只是静静地,暗暗地,在比赛刚开始时出现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,眼神热切可是表情冷静。在自己觉得必要时去推男女主角一把,或是几句话敲醒他们沉睡的脑壳。

他是个早熟的小大人,却依然有孩子的一面,尽管没有体会到不被亲人关注的难过,我们也依然能理解他的爆发,他喊着“我才不想生在这种家庭里呢!!”,他在茫茫夜色中头也不回地跑走,他一个人坐在废弃游乐场的电车里,他流泪的眼,他带泪的笑。

我们看到他的矛盾崩溃,捕捉到儿子与胜已融合的信号,眼神泪水微笑,然后感到满当当欣慰,阿勒阿勒~~在成熟啊ryochan~~~

于是我们说,恋上儿子的人有福啦,这是一场纯粹的不同人格转换盛宴,然后,目的是服务大众。我们当然都知道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舞台,说是大号配角也好跑龙套的也好,只要充满爱地看,照旧是KIRAKIRA。

于是着魔地一集一集追看着,他有点傻气的发型和浑圆的脸蛋,看他被人欺负时露出的屈辱眼神,一个人回家的孤单,得不到妈妈关注的寂寞,在人前故作的坚强,向往着拳击而不去尝试的胆怯。而后我们看见他的倔强和眼泪,而后再次被感动。

尽管只是配角,我却觉得《一磅》对儿子的道路有着不得不说的作用,它是我们的福音也是儿子的。他在拍这部剧时算来已经脱离了生涩的新手,所表现的是比之前更加贴近生活的邻家男孩,SHOW给我们的是层层突飞的演技,无声表明,我的面前是金光大道~~~~这是个转折点,越走越顺畅。

当然儿子是个将满15岁的少年,据我们恋上他到如今也不过三两年,但是我们都期待他的未来,深深相信名为山田凉介的少年,他将给我们无限精彩!

谨贺儿子生日,LOVE满满~~~

| 敵不過時間 | 18:25 | 引用:0 | 留言:0
【裕凉】启示录【END】

——这是他们的故事,有人不知道有人不在乎,当神木看到的时候,不只有他知道。


再次开拍是一年以后了。那时候我想,大家能再聚到一起真是太好了。除了新加入的若叶君,我们几个以前的搭档也都是外向的性格,很容易就消除了许久不见的生疏感,轻松地打成一片,而变得有点吵闹了。
说不惊讶是假的,只一年的功夫,变化惊人。看到那时腼腆得可爱的山田君成长为帅气可靠的哥哥一般的存在,纵然是我也不禁生出一种“时光不待人”的感觉。志田也是长大了的,从那时有些男孩气的小女孩转变为可人的少女,要润san就不停地感叹说自己老了老了,山田笑着说没啊没啊,是我们长得太快了而已。志田就吐槽说山田你不用安慰他,老了就是老了。要san气的要去揉她的头,就听若叶君在旁边凉凉的开口:“别这么说啊,要san哪有老啊。”得到要赞许的微笑后走到一边凉凉的补充“他是更年期啊。”要san跳起来追打他时我笑起来,一边大声说大家能在一起真是太好了!然后在山田志田的附和声中听到“臭小鬼,别跑!”之类的杂音,脸上的笑容就越发扩大起来。

>>继续阅读
| 敵不過時間 | 18:20 | 引用:0 | 留言:0
| 主页 |

絕望青專用領域

其實我是被誤認為治癒系的毒舌系來的 阿門

一個人的祭壇罷了

一個自己

花青

Author:花青
★偽治癒OTAKU
★黴斑病患
★目前身處蘑菇槽底層32米深
★手指控細腰控小腿控
★ACG軍團
★戀聲癖
『宅死氣』
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【子豚圈養中 竹竿觀望中~
目前傳染性CP潔癖嚴重中】

薬売りさん喲迷上你了
系色老師啊你啥時候死OTZ
西尾你個妄想WS工口渣男要我如何是好
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⊙
§萬死槽滿檔接近3尺內生命危險§

日子一天一天過

07 | 2018/08 | 09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31 -

最新的~
LINK君們=v=
類別
時光碎片
Add to friends
過客

來來去去